田纪云 身居副国级,四个子女都是工人,无一位家属当官

田纪云曾担任多年的国务院副总理,分管共和国的经济工作,是人民信赖的好总理。他出身农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是从一名普通战士一步一步成长为国务院副总理的。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上,有三次人生拐点令他终生难忘……

田纪云

诚实做人,丢了枪反而被提拔

  田纪云,1929年6月出生在山东省泰安县西南乡田家东史村,父亲田景韩曾就读于省立高等师范学校,在县城教过书,当过乡里正,是当地的知名人士。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第二年,田景韩积极投身抗日救国运动,与弟弟拉起了一支抗日游击队,他任政委,弟弟任队长。同年,兄弟俩一起加入中国共产党。 革命家庭的熏陶,使田纪云从小就追求进步。1945年,还不满16岁的田纪云就被吸纳为中共党员,并被保送到冀鲁豫第三抗日中学学习。在学校,田纪云结识了后来成为他终身伴侣的进步女青年李英华。

  两年后,田纪云从抗日中学毕业,被组织安排到朝城县一区土改工作组工作,担任工作组组长兼区长。在土改运动中,不到20岁的他发动群众,出色地完成了土改任务。组织上认为他工作能力突出,年轻有为,把他送进商业会计学校学习。学业结束后,田纪云被分配到冀鲁豫战勤总指挥部担任总会计。

  1948年,著名的淮海战役打响,需要扩军。当时有这么一个规定:谁招一个连的兵力,谁就是连长;谁招一个营的兵力,谁就是营长。田纪云因为动员96名进步青年入伍,被组织上任命为第二野战军担架营营长。

  淮海战役进行得非常惨烈,恶战中,部队伤亡很大,伤员要及时救下火线,烈士的遗体也要及时从战场上抬下来。田纪云带领的担架营虽然没有与敌人面对面地战斗,但他们抬着担架在枪林弹雨中穿行,同样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田纪云虽然个子不高,但很有劲,总是冲在最前面,子弹常常从他耳畔呼啸而过,他好几次死里逃生。一次战斗中,他一个人就背出了5名伤员。他带领的担架营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

  一天晚上,战斗结束后,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的田纪云和担架营的战士们实在太困了,在野外露宿。田纪云把手枪枕在脑后,疲惫不堪的他很快就睡着了。一觉醒来,田纪云突然发现枪不见了,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问遍所有人,谁也不知道。田纪云忐忑不安地回到战勤指挥部,在党小组会议上作了检讨,然后等待组织的处分。

  第二天,司令员何光宇找田纪云谈话,把他狠狠地批评了一顿。田纪云知道自己的错误很严重,没有分辩,只是请求组织上处分自己,并说愿意接受任何处分,只要不开除他就行。

回到营部,田纪云越想越难过,连夜写了一份深刻的检讨书,交给了战勤指挥部。科长问他:“何司令骂你了吗?”田纪云告诉他,司令骂他骂得很厉害。科长乐了:“司令骂你,那就没事了;要不骂你,而给你倒茶,那可真有事了。” 田纪云半信半疑,心里依旧忐忑不安。

  没想到过了几天,组织上宣布提拔田纪云为正营级。当时部队有规定:营级以上干部才可以配马,可以结婚,田纪云以前是副营级干部,不能享受这些待遇。现在被提拔为正营级了,组织上立刻给他配了一匹马和一支德国式手枪,还批准他可以结婚。

  这件事传开了,战士们都为田纪云感到高兴,说他因祸得福,丢了枪不仅没有受到处分,还被提拔,捡了个老婆。田纪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何司令认为他们担架营的工作完成得出色,田纪云认错态度诚恳,人也诚实,有培养前途,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机智勇敢,遭遇土匪死里逃生

  1948年底,解放军开始准备渡江作战,从部队和地方选调了一些干部,搭建新解放区地方领导机构,田纪云被选调到赣东北行署的候任班子里。

  次年3月,田纪云和新婚不久的妻子李英华一起随二野五兵团南下。当时田纪云任总会计,李英华任出纳,由于解放区的货币在“蒋管区”不能流通,五兵团带了两马车银元。田纪云夫妇南下途中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押送这两马车银元,不让其落入敌人和土匪手里。

  田纪云所在的部队第一批渡过长江,南下途中正赶上梅雨季节,天空成天灰蒙蒙的,阴雨不断,南方道路泥泞难行,载着银元的马车经常陷入泥水里。每当这时,田纪云夫妇便和战士们一起脱掉鞋子,卷起裤管,赤脚走在泥水里,把银元一箱箱扛过去,让马把空车从泥泞中拉出来,然后再把银元重新装上车。

  当时的江西很不太平,国民党残匪还未被肃清,南下干部被匪徒杀害的事情时有发生。田纪云每天神经绷得紧紧的,他并不是担心个人安危,而是担心银元落入敌人手中。他告诉妻子:“如果遇到危险,我们首先要保证银元的安全,其次才是自己的生命。”晚上宿营时,田纪云和妻子轮流睡在马车上,大半夜不敢合眼,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即起来。

  历经千辛万苦,田纪云和妻子终于把这一马车银元安全地护送到了江西上饶,田纪云被任命为赣东北行署财政处总会计。

  1950年,解放军进驻贵州后,部队的后勤供应成了大问题,因为田纪云从参加革命开始就从事后勤工作,有着丰富的经验,因此杨勇司令员特地把他调到身边当秘书,主要负责部队后勤方面的事务。西南地区经济落后,自然环境恶劣,交通十分不便,运输军需物资主要依靠马匹,而且路上时常有土匪出没,非常危险。

  这年8月中旬,田纪云带领一个武装排,驾驶几辆军用卡车前往重庆运输盐巴和布匹,返回时走到桐梓县一个叫七十二道拐的地方,遭遇土匪袭击。当时,对方不下20人,个个手里拿着枪,情况万分危急。田纪云没有慌乱,冷静地掏出手枪,可是枪怎么也打不响。他果断地对驾驶员说:“冲过去!不能让物资落入土匪手里!”驾驶员一踩油门,卡车飞快地向土匪冲过去,土匪边开枪射击,边慌忙躲闪。卡车一口气冲了过去,冲出了危险地带,将追上来的土匪远远甩在后面,将这批重要物资安全地送回了贵州。

  回来后,田纪云立即请军械员检查自己的那支手枪,最后查明原因是枪的撞针不够长。田纪云的机智勇敢和沉着冷静很得领导的赏识,不久,他被提拔为贵州省财政厅的科长。

田纪云

勤勉踏实,普通干部走进了中南海

  上世纪60年代初期,田纪云担任贵州省财政厅副厅长,他是从省财政厅的科长、处长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当时的厅长脾气暴躁,爱训人骂人,工作要求十分苛刻,田纪云曾在他手下当过秘书科长、预算处长、办公室主任,经常是头天下午下班时布置写的材料,第二天一早上班就要交。

  尽管田纪云对这个厅长有想法,但他没有抱怨,没有提出换工作。后来担任副厅长后,他渐渐明白,正是厅长的严厉,才锻炼了他各方面的才能。

  1964年,田纪云因两条“罪状”被打为“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头子”:一是他在经济困难时期曾让后勤部门养了十几头猪,改善干部职工的生活;二是他曾按上头的指示,花70多万元建了一栋别墅,准备给毛泽东来贵州时居住。田纪云因为这两条“莫须有”的罪名,被免去贵州省财政厅副厅长的职务,到一个县当代理县长。临行前,田纪云给当时的西南局副书记李大章写了一封申述信。接到信后,李大章找田纪云谈话,见田纪云不仅年纪轻,而且工作能力突出。回到西南局后,他当即给田纪云发去调令,把田纪云调到西南局工作,还给他提升了工资级别。

  两年后,田纪云被调往设在四川成都的中共西南局财办工作。“文革”中,田纪云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后来被安排到四川省革委会财贸组工作。

  粉碎“四人帮”后,田纪云被安排担任四川省财政局局长。当时“文革“刚刚结束,十年大动乱的破坏和长期“左”倾错误的影响,使四川的国民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省委领导一再指示田纪云和财政局,解决财政困难必须从发展经济入手,广开财源,不能就财政论财政。田纪云十分赞成并支持省委改革的思路,他和财政局为扩大企业自主权、增加国民收入献策尽力。他提出,扩大企业财政是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核心。

  为了促进经济的发展,田纪云和财政局制订了小生铁定额包干、小水电以电养电、“五小工业”实行利润分成等经济政策。他率领财政局的同志们在财政税收政策上出台了一批促进经济发展的措施,如对新办的社队企业和城镇集体企业三年内免征所得税,对集体手工业增长的所得额减半征税等,有效地促进了工农业生产的恢复发展。

田纪云

田纪云雷厉风行、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和业绩,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注意。1979年秋,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陈野萍来四川考察工作,找田纪云谈话,询问他对四川今后的经济发展有什么建议。由于解放以来田纪云一直从事财政工作,他谈得头头是道,精辟而深刻。陈野萍非常满意,称赞田纪云讲得好,很系统,很全面,有分析有观点。他对这位思维敏锐、行事果断的财政厅厅长颇为赏识。这次谈话后不到半年,中央组织部就送田纪云去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一年后,学习结束了,田纪云没有回四川,而是进入国务院工作,担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务院机关党组成员,分管经济方面的工作。

1983年,田纪云出任国务院副总理,继续从事他喜欢和擅长的经济工作。田纪云出身农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却官至国务院副总理,看起来非常幸运,其实这幸运中包含着必然。他靠的是脚踏实地,靠的是埋头苦干,靠的是敢于实践和不断创新的精神。正因为如此,当党和人民每次将重任交给他时,他总能出色地完成任务,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

微信打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