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尝君--田文

(《大秦帝国之崛起》中的田文)

孟尝君田文,是战国中期齐威王的孙子,靖郭君田婴的儿子,齐宣王田辟疆的侄儿,齐闵王田地的堂兄弟。因袭其父的爵位于薛(今属山东省滕州市),又称薛公,号孟尝君。他曾先后为秦国、齐国、魏国的相国(丞相),还发起过五国联合攻击齐国的运动,在历史上风云一时。

一、初为秦相,狼狈逃归

孟尝君继位薛公前后,大力招揽人才,对全天下的人才十分器重,非常舍得为他们花钱,而且宣称对所有人才不分贵贱,一视同仁,一时间名扬四海,得食客数千人之多。

其实,在他招揽的人才中,有许多并没有什么才能的滥竽充数者,甚至有许多犯死罪的犯人也被他作为人才招揽来了。不过,孟尝君家大业大,不差钱,图名得名,又有何不好?再者说,这里面又不是全都是无才无德之辈,毕竟也有一部分是各有所长的人才。

无论如何,孟尝君是因惜才、爱才出了名,还是贤名,而且这名还出大发了,不仅在天下读书人那名气颇大,就连当时的秦王嬴稷都被其贤名“如雷贯耳”了。

秦王嬴稷的几位前任:秦孝公有商鞅辅佐,秦惠文王有张仪辅佐,秦武王有甘茂辅佐,几位贤士都十分有才,皆为一时之选并名留千古。秦昭襄王即位后,正在苦苦搜寻贤士以做自己的相国呢,正好孟尝君田文的大名传来了,仿若瞌睡了有人送个枕头似的,来的正是时候。既然他是贤士,而且是名扬天下、口碑极好的贤士,那他的才能也断不会小了,说不定比商鞅、张仪、甘茂还强呢!如此一来,他嬴稷岂不是要成为超越父祖和哥哥的一代明君了!于是乎,秦昭襄王的弟弟泾阳君火速来到临淄为质,换得孟尝君入秦。可是,孟尝君此次被苏秦的兄弟苏代劝止,未能去成。

后来,秦王再次邀请,送来了许多充满诚意的礼物。孟尝君万分感动,不顾左右反对,坚持入秦。秦王以极其盛大的欢迎仪式为其洗尘,当即任命为秦国丞相。

做了丞相后的田文意气风发,踌躇满志,正要甩开膀子大干一场时,突然间听说秦王要治罪与他,原因据说是他处处维护齐国利益,凡事先齐后秦,要将秦国整垮再回到齐国。震惊之余,他想跑,却晚了一步,被秦军给软禁了。好在他的食客中各种人才都有,他派出一人去向秦王一个宠爱的女人求救,那个女人想要一身他献给秦王的一模一样的狐白裘,可惜他只有一件。于是,他派人去偷回,献给了那个女人,得救。

他带领食客们连夜逃出,用假鸡鸣换得真鸡鸣,出关逃去,孟尝君原本愉快的秦国之旅,至此以狼狈逃归而宣告结束。

(孟尝君之墓)

二、再为齐相,愤而辞职

孟尝君回到齐国后,他的堂兄弟齐闵王田地十分高兴,当即拜他为相国,领衔朝政。

孟尝君首先学习他父亲那样,想方设法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任用了一批贤士为官,力行改革,大悦民心。然后,他决定公报私仇:合纵攻秦!他认为自己狼狈从秦国逃回来,在天下人面前丢尽颜面,皆是因为秦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陷害他造成的。于是乎,他决定报仇。他帮助韩国、魏国攻击楚国,替他们出气,然后带领他们攻击秦国,却因为向西周国借兵食一事被苏代一席话告吹,没有成行。

孟尝君为政多年后,日益骄横,看不起齐闵王,对齐闵王的胡作非为愈发不满,而齐闵王对他目中无君王的骄纵也愈发愤怒。久而久之,君臣关系、兄弟关系日益紧张了。加之部分政敌的流言蜚语,信馋的齐闵王日益感受到了田文对他王位的威胁。

不久,齐国王族田甲发动叛乱,劫持了齐闵王,逼其让位。虽说后来叛乱被平定了,可是齐闵王一直怀疑孟尝君参与了这场叛乱,甚至认为是田文指使田甲叛乱的,因为据说田甲与田文的关系很好。虽然后来曾受田文恩惠的人到齐闵王宫门前自刎,以表明田文对齐闵王的忠心,可是他们之间的隔阂还是未能彻底打破。

孟尝君田文对齐闵王的怨恨转化为仇恨,愈发强烈,最后愤而辞职。

(孟尝君酒文化节)

三、三为魏相,身死族灭

孟尝君辞职后,逃亡齐国的秦国旧将吕礼被齐闵王任命为相国。吕礼与苏代有过节,二人明争暗斗、争权夺利,孟尝君听信苏代的话,也参与其中,企图联合秦国进攻齐国,以扩大自己以薛地为中心的封地。

最后秦国国舅穰侯魏冉派兵进攻齐国,打的旗号是要齐国交出秦国的叛臣吕礼。齐闵王大怒,下令迎战,命吕礼督军出战。可是,吕礼明白秦军的厉害,齐军不是他们的对手,加之他深知齐闵王即位后不务正业,国家被搞得乌烟瘴气,民怨沸腾,没有一丝生机,距离亡国之期早就不远了,于是乎,就静悄悄的抛下军队和自己的相国大印,灰溜溜的逃命去了。

吕礼逃跑后,齐闵王与秦国议和结好。不久,齐闵王在苏秦的唆使下派兵灭掉了宋国。

此后,齐闵王自以为功高盖世,更加胡来了。得知田文在薛地扩充兵马,自以为政,齐闵王大恐,唯恐他真的要造反,就想要他的命。

(薛国古城位于滕州市南部官桥、张汪两镇之间,据《滕县志。古迹考》载:“薛城,在薛河北,县南四十里,周二十八里,古奚仲所封过,城则田文增筑。”)

孟尝君得知后,吓得逃到了魏国,被魏昭王任命为相国。这是孟尝君在第三个国家当相国(丞相)了,也是他第三次担任相国。为了向齐闵王复仇,他与苏秦发动秦国、赵国、韩国、魏国,联合燕国的乐毅,五国联合攻击齐国——也就是他自己的祖国。

齐闵王十七年(公元前284年),五国联军在乐毅等人的指挥下攻克临淄城,齐闵王逃走,后被楚国将军淖齿杀害。齐国几乎被灭国,后在田单等人的苦苦支撑下,拥立齐闵王的儿子为齐襄王,并设计将乐毅逼走赵国,赶走燕军,得以复国,只是,齐国的强盛也一去不复返了。

孟尝君虽说报了私仇,却铸成了国恨,为人所不齿。在魏国无法立身后,他被迫返回齐国,到薛地后,宣布与齐国划清界限,使自己的封地实际上成为国中之国,中立于东周诸侯列国。他在这个“薛国”里俨然成了一国之主,再也不用听命于谁了,如此,岂不比做相国更惬意、更自在、更潇洒?

孟尝君的侄子齐襄王刚刚复国,国内百废待兴,暂时也奈何不了他。

齐襄王五年(前279),当了几年“薛国”最高统治者的薛公田文乐极生悲,死了。他可能没有指定继承人,也可能指定继承人了但是没经齐襄王批准不合法,致使他的众多儿子为了争夺薛公之位自相残杀起来。

见此,齐襄王拉上魏昭王一道,联合出兵杀到“薛国”,将田文的儿子们都给杀了,瓜分了薛地,孟尝君的“薛国”也宣布寿终正寝。  

(薛国故城,钱币)

风雷评:国君无能,缺少主见,不能统帅良才,无法正确安置有志之士,那么,有才之人就难以有归属感,长此以往,无以为续,国家必弱。反过来,弱国如果能把人才安置得当,令上下同心,久则必强。国家如此,企业也一样。

微信打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