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城鬼修城的传说(王莽撵刘秀的传说)

 王莽撵刘秀”的传说,在中原大地特别是在豫南、鄂北广为流传,在项城市几乎达到家喻户晓,可谓旷日持久,遗迹遍布。在所有“王莽撵刘秀”的故事中,都是一褒一贬,爱憎分明,一个是英雄,一个是狗熊;一个是真龙天子,一个是混世魔王;一个伟大,一个渺小;一个被美化、神化,一个被丑化、恶化;一个受世人爱戴,一个遗臭万年。

西汉末年,王莽通过与朝廷联姻,先被封为大司马,继而被拜为安国公,篡位称帝,改“汉”为“新”。他力图能在一夜之间彻底解决土地高度兼并和奴婢问题,但由于改革过激过快,严重违背历史客观规律,最终以失败告终,使本来就极为尖锐的社会矛盾更加激化,导致社会更加动荡,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据泌阳县志载,“新莽地皇四年(即公元22年),比阳(今泌阳)县境内大旱,河井多干涸,大疫”,“人相食”,“民死十之七、八”。爆发了山东赤眉、湖北绿林和豫南玄汉等大规模的农民起义。王莽调动全国各郡兵马,残酷镇压农民起义军。

在项城民间,传说汉平帝的皇后就王莽的亲女儿,在王莽杀掉汉平帝后,为斩草除根,非要杀掉女儿的儿子刘秀不可。在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一个忠臣(据说是刘钦)使用“掉包计”,用自己妻子刚生下的女儿将襁褓中的刘秀调换过来,并对外保密,声称是自己的儿子。没有不透风的墙。后来不知怎的被王莽知道了,王下令杀掉刘秀。刘秀连夜出逃,王莽立即带兵追撵。

 项城鬼修城

传说刘秀逃至南顿附近时,已三天三夜未曾休息,人困马乏,再也走不动了,只好停下来宿营休息。当天晚上,土地爷吩咐附近的小鬼,连夜筑城来保护真龙天子。时至五更,众小鬼累死过半。东方欲晓,王莽的大队人马赶到,遥遥看去,见南顿东北角一夜之间出现一座新城,并有众兵把守,杀气腾腾。王莽惧怕,急忙下令,兵退四十五里,刘秀得以解脱,这便是“鬼修城”的传说。至今仍遗存长217米,高8米,宽12米的古城墙,虽经两千多年的人世沧桑、风雨剥蚀,仍然雄风犹在。

毛泽东同志在谈论刘秀时,曾称赞他是“最会用人,最有学问,最会打仗的明君。”刘秀虽系皇室,到他这一代已经没落沉沦,也只算是南阳白水中(今湖北枣阳)的一个破烂小地主,但是他却胸怀大志,乐善好施,自小结识了不少农民朋友。后来,刘秀就是主要依靠南阳这帮农民子弟,成为东汉光武大帝。刘秀即位后,立即废除王莽苛政,调集军队削平各地割据势力,使全国恢复统一;他9次发诏释放奴婢,还免罪徒为庶民;减轻租税徭役,发放赈济,兴修水利;裁并400多个县,精简官吏;对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以安抚为主,化干戈为玉帛;他以文治国、重视教育,亲到太学讲论经学。因此,刘秀通过加强中央集权,保证了社会秩序安定,实现了经济复苏和发展,是“风化最美、儒学最盛”的时代,史称“光武中兴”。“王莽撵刘秀”的故事,反映出老百姓对刘秀这位“中兴明君”的爱戴与缅怀之情,也表达出劳动人民对美好生活最为朴实的向往。

南阳是刘秀起兵的发祥地,又是刘秀的家乡所在地,还是开国功臣的受封地。他称帝后,将大部来自南阳一带为刘秀打下天下的农民子弟,即以邓禹、吴汉、岑彭,冯异、马武为代表的“二十八宿”,全部分封诸侯,邓、吴、岑、冯、马等侯皆“食邑四县。”从“接君山前访邓禹”的泌阳传说中,佐证出“光武中兴,功盖诸将”的邓禹就是河南项城人。项城还盛传着“八里直河出邓禹”的民间故事,八里直河就在项城汾河上游的邓湾村。另一位开国元勋岑彭被刘秀封为舞阴候,其封地就在今天泌阳县羊册镇的古城村。现在古城村东边冢子岗上的一个大冢,据说就是舞阴候冢。开始与刘秀一块投奔玄汉军、成为刘秀的得力干将“十三骑”的李轶,被南阳更始皇帝刘玄封为舞阴王,其封地也在古城村。泌阳原属南阳郡,在那时理所当然地世代沐浴着皇恩,刘秀的德行在封地民间能广为传颂。南阳太守召信臣,曾派人修复泌阳华山“马仁陂”水利工程,复灌溉良田数千顷,为万民称颂。泌阳县至今流传着这样的歌谣:“金高邑,银牛蹄,比不上华山后湖里。”这个后湖,就是指“马仁陂”水利工程。沐浴皇恩的平民百姓为了感恩,借编造神化故事歌颂刘秀的功德,正是顺理成章,民心所向,水到渠成的好事情。

历史上“撵刘秀”的真实事件有两个:一是小规模的“王莽撵刘秀”,二是“王朗撵刘秀”。

“王莽撵刘秀”的故事,发生在王莽地皇三年十一月。《资治通鉴》记载说,刘秀的哥哥刘演“欲进攻宛(今南阳),至小长安聚(今南阳东汉冢镇),与甄阜、梁丘赐(王莽派镇守南阳之将)备战;时天密雾,汉军大败。秀单马走,遇娣伯姬,与共骑而奔;前行,复见娣元,趋令上马,元以手挥日:行矣,不能相救,无为两没也!会追兵至,元及三女皆死,演弟仲及宗从死者数十人。”在王莽地皇四年三月,南阳玄汉军中大将王凤与太常偏将军刘秀等“徇(夺取)昆阳(今叶县)、定陂(今舞阳)、郾(今郾城),皆下之。王莽闻严尤,陈茂败,乃遣司空王邑驰传,与司徒王寻发兵平定,时莽兵到城下者且十万,秀等几不得出”。“时城中唯有八、九千人,秀使王凤与廷尉大将军王常守昆阳,夜间与五威将军李轶等十三骑出城南门,于外收兵。”

二是大规模的“王朗撵刘秀”。《资治通鉴》记述说,公元23年,南阳更始皇帝刘玄兵分两路,一举攻陷洛阳,火烧未央宫,将王莽活捉。迁都洛阳之后,封刘秀为代理大司马。更始元年(公元23年)十月,刘秀手持天子节仗,带领邓禹、冯异等少量亲兵随从,“单车空节巡河北”,北渡黄河,收揽招抚燕、赵地区各郡、州、县。在招抚中,因刘秀将少兵缺,寡不敌众,处处受到在邯郸称帝的王朗大军的追杀。王朗扬言悬赏“十万户食邑”,要缉拿刘秀的人头。刘秀到达蓟城(今北京大兴县)时,“不敢入城池,晨夜兼行,面蒙霜雪,手皆破裂。”刘秀逃亡到芜蒌亭(今河北饶阳县)时,“时天寒地冽,冯异上豆粥,官属皆乏食。”当逃到曲阳(今河北晋县),抢渡滹沱河时,“天寒地冻,河水流澌,无船,秀不可济”。当刘秀逃到河北南宫县时,“王朗带兵穷追,刘秀丢盔掉甲,又遇大风雨,秀引车入道旁空舍,冯异抱薪,邓禹热火,秀对灶燎衣,冯异复进麦仁汤。”
 

微信打赏二维码

    A+
发布日期:2013-06-20  所属分类:民间传说
标签:王莽撵刘秀的传说,王莽撵刘秀,鬼修城的传说,鬼修城传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匿名发表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