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火星爷”

我的故乡—豫东平原、特别是商丘一带,“火星爷”真可谓大名鼎鼎,老年人有不知道国家主席的,没有不知道“火星爷”的。

祖父在时,每逢春节,尽管手头拮据,他总是要买三挂鞭炮,一挂用于正月初一早上,一挂用于正月初七上午,一挂用于正月十五晚上。这用于正月初七的就是给“火星爷”庆生,之所以有这样的习俗,或许是老百姓望文生义,认为“火星爷”管“火”,人们害怕火灾,通过祝贺其生日,请求保佑家庭平安,免遭火灾吧!

“火星爷”名阏(yān)伯,高辛氏之子,其弟名实沈,这兄弟俩不团结,天天都要打架,搞得鸡犬不宁、四邻不安。高辛氏面对两个活宝也无可奈何,常常叹息——“真是一口槽上不能栓两叫驴”,终将此事上达天听,汇报给当时的国家元首——颛顼帝姬韩流之侄孙、帝喾姬俊之子唐尧主席,尧主席不得不召开紧急御前会议。经过大家热烈的讨论,与会人员一致认为:要想长治久安、一劳永逸,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就得对兄弟俩的工作重新安排。

根据“哥东弟西”的风俗,派老二实沈到西方工作,管理参星(二十八宿之西方七宿之一),也就是“扪参历井(西方七宿之一)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李白《蜀道难》)中的“参”,参星分野在益州,益州治所在成都,辖区范围相当于今天的四川、重庆、云南大部、贵州中西部、陕甘南部地区。

派老大阏伯,即后来的“火星爷”到东方工作,管理商星,商星又名辰星,即心宿(二十八宿之东方七宿之一),心宿有三颗星组成,居中的心宿二象征帝王,次亮星象征太子,较暗星象征庶子。心宿二,颜色火红,其亮度足以抗衡太阳系八大行星中的火星(又名“荧惑”),故有“火”、“大火”的别名。阏伯管理“火星”(心宿)当然是“火”气冲天,久而久之,落下了“火星爷”的绰号或尊称。当然,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九大行星(当时是九大行星)之一的火星“自由来去”,尽管与自己的“封星”同名,却不归自己管理(关于心宿与火星的故事参见拙博文《谈谈“七月流火” 》)。

由于尧主席的妥善安排,兄弟俩都安于新的工作岗位,直到老死,不曾谋面,有诗为证——“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杜甫《赠卫八处士》),参、商二星,一西一东;此出彼没,永不相逢。

阏伯被封于商,死后葬于商,棺上封土曰“丘”,“商丘”一名应源于此。由于阏伯管理有方,观测(心宿)准确,不误农时,深受百姓拥护和爱戴,不仅被当地尊为“火星爷”,也被尊为商朝(或商族)的始祖。作为商的始祖,他又名契,或许是“许身一何愚,窃比稷与契”(杜甫《奉先咏怀》)中“契”吧。

微信打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