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氏产业:知了养殖(蝉的养殖)

  北京的夏天,蝉声稀疏。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在豫东平原,蝉声聒噪,炎热的午后吵得你无法休息。

蝉儿对少年有着极大的诱惑,首先是蝉儿本身的可口美味,这在吃不上饱饭的年代,能亲口咀嚼一下炒熟的爬蚱(蝉的幼虫,也叫蝉龟儿)或知了,那满口生香的滋味让人久久不能忘怀。最好吃的当属爬蚱(蝉龟儿)。爬蚱(蝉龟儿)肉多,瓷实,填一个在嘴里嚼半天还有肉末儿;其次是刚出壳的嫩蝉儿,吃一个满嘴焦爽,肉丝鲜美;再次则属粘捕得来的成蝉,如果不计较它老成的皮有些垫牙的话,它那鞍子腱上的肉,嚼起来也满是回味无穷。

爬蚱(蝉龟儿)

我少年时用塑料兜网蝉。兜子的口上缝上一圈铁条,铁条又绑在竹竿上,竹竿老高,任你蝉爬得多高,我都能够到。我满村的乱跑,寻着蝉声而去。蝉也是怯懦的,有知觉的,当我渐渐靠近它的时候,它马上默不作声。装作死了一样,我毫不留情的将兜子套上去,那个装死的生命立刻在兜子里乱撞乱飞。成年的蝉并不好吃,记得当年捕这样的蝉是为了喂鸡,可是母亲怕耽误了午修时间,影响上学,总是看管不许出去。

要寻爬蚱(蝉龟儿),常常是傍晚时分。乡村里房前屋后的柳树下、桐树下和杨树下是产爬蚱(蝉龟儿)最多的地方。爬蚱(蝉龟儿)在天黑前只稍稍把蝉洞捅破一点点,好要探寻一下地面上的安全系数的大小,待到天色暗下来,它们才拓开洞口爬将出来,去寻找附近脱壳成蝉的地方。抠爬蚱(蝉龟儿)一定要赶在天黑前,寻见米豆大小的洞眼切莫放过,小心翼翼地用小手指探插进去,若能洞开出一个硬币大小的洞,那里面必定会有一只肥肥的、通体发亮的爬蚱(蝉龟儿)。要寻嫩蝉,则通常是在早晨进行的。夜里露重雾气大,刚出壳的蝉儿翅膀不硬朗,尚不能飞,便捉了来。如果先寻见蝉壳,你一定要细心,它一定会在离蝉壳不远的隐蔽处躲藏着,即使凉干了翅膀,不到天明,它也不会远走高飞的。

后来读报得知:蝉竟然是河南的特产。曾有报道,炸蝉在我们周口地区卖30元钱10串。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蝉全是人工培养的。当地一些乡一时冒出了好多养蝉专业户,他们先把带有蝉卵的树枝集中起来,埋在树根周围的土里,两年以后,就在地上搭起塑料棚,等候成群结队的新蝉破土而出。农民们将幼蝉先放进盐水中,一是让蝉吐出泥土气和脏物,二是天热拿到市场卖不致变质。由于一批一批,每年都搞,可获可观的收入。

金蝉有着极高的药膳营养价值和独特的口感,堪为食用昆虫中的佼佼者,已经成为适应各种不同档次场合的美味菜肴。尤以刚出土的若虫含蛋白质最高,高达58.58%--70%,是难得的高蛋白、低脂肪的野味佳肴,一盘“油炸金蝉”的价格都在四五十元以上。金蝉除了食用价值外,还有着极高的药用价值,据《中国药材学》记载,金蝉有益精壮阳、止渴生津、保肺益肾、抗菌降压、治秃抑癌等作用,蝉脱常用于治疗外感风热、咳嗽音哑等症,是我国一味常用中药材,可以说金蝉的一身都是宝。

正是由于金蝉风味独特,营养丰富,又有良好的药食保健作用,符合了当前的消费潮流,市场需求量越来越大,但由于环境破坏,树木的砍伐,金蝉和若虫(知了龟)的生存环境被严重破坏,加上人为的滥捕滥抓,导致金蝉若虫(知了龟)的自然资源严重枯竭,产量逐年锐减,市场价格也连年上升且居高不下。国内目前市场售价每只0.3-0.8元不等,并且还有逐年上升的趋势,每到金蝉出土季节,各个大小饭店都要走村入户,争相收购,展开一场金蝉收购大战。庞大的市场缺口仅仅依靠自然采集已远远不能满足,开展人工规模养殖已成当务之急。

蝉的价值,还在于它可充当药用,人们都只知道蝉蜕(幼蝉的壳)是一味常用中药。其实,古代成虫蝉体也常入药。李时珍说:“今人只知用蜕,而不知用蝉也。”《神农本草经》云:“蚱蝉,味咸寒,主小儿惊痫,夜啼,癫病,寒热。”《圣惠方》载:“用蚱蝉一分(微炒),干蝎七枚(生用),牛黄、雄黄各一分(细研),为散。用薄荷汤调服,治小儿天钓、眼目搐上。”《普济方》:“蚱蝉(锻),赤芍药各三分,黄芩二分,为末,水一盏煎到五分,去渣服”,可治“小儿初生百日发痫”。《本草纲目》也有“秋蝉一个,地肤子炒八分,麝香少许,为末,酒服二钱,可治破伤风病”的记载。此外,古方尚有“蚱蝉汤”、“蚱蝉丸”、“蚱蝉散”等。笔者曾见今人用蝉方二则。一方:“蚱蝉30克、生赫石30克,珠砂6克,共研细末,日服3次,每次1克。治惊惕不安,心神不宁;又方:蚱蝉30个(洗净焙干)、白术10克,炒莱菔子10克。共研细末,每服2克,日3次。可疗小儿疳疾,形体羸瘦、神倦纳呆。

以现代人的观点,蝉只是自然界很不起眼的且有害树木的小昆虫,而夏日的蝉声躁起,扰人午眠,着实有些令人厌烦。然而,古人因不知道蝉是吸食树汁的害虫,反而认为它只是靠“含气饮露”为生。所以,蝉竟受到历代不少文人墨客的青睐和赞美。

早在我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就留下了蝉的芳名。晋·郭璞有《蝉赞》云:“虫之清洁,可贵惟蝉,潜蜕弃秽,饮露恒鲜。”是说蝉有出污秽而不染,吸晨露而洁净的天性。蝉高枝独处,鸣声悠远,宿不居巢,惟露是餐,又显示了它“清高”、“廉洁”的特性。古人常将它喻作高尚人格的化身。曹植说蝉“实淡泊而寡欲兮,独始乐而长吟;声激激而弥厉兮,似贞士之介心。高枝而仰首兮,漱朝露之清流”。晋人陆云写了一篇《寒蝉赋》,对蝉可谓赞美有加:“含气饮露,则其清也;黍稷不食,则其廉也;处不巢居,则其俭也;应候有节,则其信也。”能集“清、廉、俭、信”四字于一身,无疑是道德崇高之人。因而文中引伸道:“君子则其操,可以事君,可以立身,岂非至德之虫哉!”把蝉看作君子立朝处世之榜样的“至德之虫”,其评价不可谓不高矣!

如果蝉的“清高”、“廉洁”能喻为有“德”的话,那么,它的食、医价值可称是“才”。因其“德才兼备”,人们钟情蝉,赞美蝉。而蝉的外表所具有的审美价值也是不容忽视的,这方面在古代诗文多有体现。如古时妇女有一种发式称“蝉鬓”,乃是似蝉身油黑光泽故名。而“片片行云著蝉翼”、“玉蝉金雀三层插”,却是仿蝉娇小琳珑体态做的“假髻”,表现一种装饰美。汉晋时朝中的高官喜以蝉形做朝冠上的饰物(加金附蝉),称为“蝉冠”,这不仅是一种修饰,更在取蝉之“德”,以示廉洁不贪。至于,“蝉纱”、“蝉绢”等用语,均是因薄如蝉翼而名。画工笔下的“蝉柳”、“扇蝉”更是屡见不鲜。这说明蝉的确是古人心目中一种可爱而极具审美情趣的小动物。
 

微信打赏

    A+
发布日期:2013-02-24  所属分类:农产
标签:田氏产业,知了养殖,蝉的养殖,爬蚱